中国炊具大王:65岁“卖锅”72岁做水龙头

2017年,苏泊尔营业收入141.87亿元;归属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为13.08亿元。已经成为了一家年收入超百亿的巨头了,不过这一切都属于法国SEB集团了。

2004年,苏泊尔成功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炊具行业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苏增福家族合计持有公司42.86%的股份。2006年,苏泊尔开始和法国SEB谈转让合作,2007年,SEB顺利完成苏泊尔52.74%股权收购,而苏增福家族开始疯狂的减持苏泊尔套现。

到2016年11月,苏泊尔集团仅持有上市公司苏泊尔3.23万股,持股比例不足0.01%。也就是说,苏泊尔集团和上市公司苏泊尔几乎没有关系了。

许多人知道,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当年曾经错卖了中国一个科技巨头20%的股份。当时李泽楷的出售价格是4千万美元。比起他投资的5百万美元来说,其实收益已经是非常不错的,足足有8倍的收益率。

不过后来这些股价竟然升值到了1千亿美元,李泽楷自己也直呼非常后悔。如果李泽楷没有卖掉这些股份,那么就足足是李嘉诚一生积攒财富的3倍,甚至他都可以成为世界首富了。

其实这样的事情也在另外一个企业家身上发生,这个人就是苏增福。说到苏增福可能许多人不知道,不过说到是苏泊尔这个品牌,许多人应该不陌生了。苏泊尔如今是中国最大的炊具品牌,也是中国最大的小家电品牌之一。苏增福就是苏泊尔的创始人。

1941年,苏增福出生于浙江的一个小村庄,几十年后苏增福和他的公司苏泊尔成为了村里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退役后,苏增福在乡镇企业干起了供销员。1975年,苏增福辗转进入了陈屿农机厂做供销员。

1980年,苏增福出任陈屿农机厂厂长,随后又担任玉环县压力锅配件厂厂长。

在担任玉环县压力锅配件厂厂长期间,苏增福带领这家小工厂成为了当时国内压力锅“锅王”——沈阳双喜压力锅厂的配件厂。

背靠这棵大树,配件厂的日子过得不错,可苏增福并不满足,他想做整锅。当他提出这种想法的时候,却遭到身边所有人的强烈反对。

虽然大家都在反对,可是,他依旧坚持自己的想法,认为只有自己做整锅,才会有出路。

为了执行自己的规划,首先需要解决的是资金的问题——引入一条生产整锅的生产线万元。

今天他仍清晰地记得,“我找县财政局借5万块,人家都不借,还问我‘你一个农民,借钱干什么?’”最后,他只好去上海找银行借了200万元,又挨家挨户找村民,一点一点地凑。

在计划经济下,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买生产资料的价格不一样,成本不一样,锅生产出来,利润却很少,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赚。

直到1992年,民营企业有了和国营企业同等待遇,成本一致了,效率才直接转化成效益,才开始赚大钱。

苏增福回想起当初的这段经历,有些后怕,如果1992年没有出现同等待遇,那么,也没办法能够赚钱让企业能够存活下去。

第一次创业,并不知道企业下一步怎么走,每走一步都战战兢兢,每天都是在解决各种问题,一个坎一个坎地走过来。

怎么把负债小厂做大,是苏增福一直都在思考的问题,他决定先从帮双喜打工开始。在80年代,双喜的市场占有率超过70%,是行业里无可争议的王者。

但苏增福并不是一个安安分分只甘心做配件的人,他看得很清楚,生产配件重难度低,即使家底厚起来了,前景也依然令人担忧。不过既然能生产所有的配件,为什么不能自己生产整锅呢?

当他提出这种想法的时候,毫无意外的遭到身边所有人的强烈反对,给出的反对理由也很简单:订单足够维持厂子生存,没必要冒险。

在计划经济的大背景下,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买生产资料的价格不一样,玉环厂买一吨铝锭要1.6万元,而沈阳双喜不到3000元,锅虽然生产出来了,但利润却很少,钱也并没有苏增福想象的那么好赚。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1992年初,随着市场经济推进,民营企业有了和国营企业同样的待遇。

原料成本大幅下降,产量和利润开始猛增,苏增福看到了翻身的希望。他听从儿子苏显泽的建议,偷偷在产品的产地信息中标注上“玉环”,试图创立自己的品牌。

到了1994年,玉环双喜的年产值达1.8亿元,产量高达230万口,比母厂沈阳双喜多出了一倍!

1994年12月25日,苏增福急忙带着儿子和两名副总赶赴沈阳协商,可说什么也没用,沈阳总厂担心养虎为患,依旧断然回绝。等苏增福再回到浙江,已到了年底。

思忖之下,苏增福决定将新国标作为突破口,他决定不惜成本,不惜代价,率先全面严格执行新的国家标准。

新型压力锅诞生以后,瞬间成为了市场的香饽饽,这一年是苏泊尔创立的第二年,市占率一下蹿升至4成,一举超过老锅王沈阳双喜,成为新锅王。

苏增福抓准时机趁热打铁,开始扩大产品品类,由单一的压力锅向综合型炊具厂商发展。

从电饭煲到炒锅,再到不粘锅,苏泊尔的新产品也都获得了良好的市场成绩,这助力苏泊尔顺利转型,成为家喻户晓的炊具品牌。

之所以苏泊尔后续的产品能够复制其压力锅的成功,可不只是品牌效应的结果,这与苏泊尔重视产品品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那个年代,双喜几乎就代表了压力锅的品质,大部分消费者都只认这个品牌,追捧程度丝毫不亚于现如今追星的粉丝。靠着这一层光环加持,双喜轻轻松松就垄断了压力锅市场长达30年,几乎算是躺着赚钱。

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双喜的压力锅出现了几起爆炸事故,口碑跌到了谷底。在这种危急时刻,苏泊尔横空出世,靠着质量可靠的产品和安全压力锅的宣传,受到了市场热捧。

这次依靠着天时地利的成功逆袭,让苏泊尔意识到了产品品质在市场竞争中的重要作用。

2006年,他陆续向全球最大的炊具和小家电制造商——法国SEB公司转让苏泊尔炊具71%的股份,从而使苏泊尔集团失去对苏泊尔炊具的控股权。

虽然SEB拥有150年的历史,实力雄厚,但当时蒸蒸日上的苏泊尔似乎也没有理由急着卖身。

一时间,“锅王卖锅”的新闻掀起轩然。外界不解,老知青苏增福含辛茹苦打造了12年的知名品牌,为何要拱手让人?还是外资?

除了对行业未来的整体担忧,苏增福还觉得,面对与国际龙头间的巨大差距,不如主动退出,转向其它领域。这样,苏泊尔的品牌将会在外资的支持下进一步壮大,创始人也可以得到丰厚的现金回报——“卖锅”后,苏增福陆续出售手中苏泊尔上市公司股权,套现数十亿。

“五到十年,我要再打造一个和苏泊尔一样的明星企业。”这是苏增福留下的豪言。

卖掉上市公司股权套现后,外界屏蔽了他的这句豪言,并普遍以为:苏增福将从此退出江湖。

获得大笔现金后,他曾先后涉足医药、旅游、港口、物流等业务,也没有放弃考察实业项目,忙得像个小年轻。

2007年的一天,苏增福跟一老友闲聊。老友忽然说:“我现在后悔得很啊,两年前家里装修,装的管道水龙头都是铜的,现在竟然查出铜离子超标!”

之后他了解到,在国内,自来水之所以不能直接饮用,一个重要原因是铜质水龙头普遍铅、汞含量超标,又始终没有找到降低铅汞含量的办法。这也就是说,市场亟需更环保、更耐腐蚀的洁具。

不锈钢是个很好的选择。作为国际公认的健康材质,不锈钢不含铅,且耐酸﹑耐碱﹑耐腐蚀﹑不释放有害物质,使用不锈钢龙头能确保人体健康卫生。

但水龙头是一个要求度非常高的行业,尤其是不锈钢龙头,铸造工艺复杂,研发成本高,市场基本被进口产品所垄断,一个就要几千元,普通百姓鲜有问津。

当年老款压力锅到处爆炸的时候,苏泊尔正赶上研制安全压力锅的节点,现在进入卫浴市场,也是相似地恰逢其时。况且卫浴行业规模上千亿,是一个大市场,却几乎没有一家成规模的龙头企业。

苏增福想走一条新的道路,他将之视为带领苏泊尔从劳动密集型转向资金密集型、科技密集型的产业的又一尝试。

“还没抬头就碰壁。机器一开工,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刚开始,苏增福根本不知道如何把不锈钢管料焊接起来,走遍全国进行考察,也没有找到可以借鉴的例子。他决定从产业链上游开始,自己研发不锈钢水龙头的生产设备。

两年前,苏增福不断尝试新工艺。到了2010年,苏泊尔才基本置齐了全套生产设备,其中包括40多台焊接机,每台造价约26万元。

苏增福自行研制的焊接机在焊接管料过程中,无法阻止焊料四处喷射,会在水龙头的表面留下烫痕,为下一步的打磨、抛光造成很大困难。

这个问题后被新的固溶工艺解决了,苏增福以1,000万元自制研发的焊接机也白研究了。

4年间,一些类似的弯路说明,在高端水龙头世界,没有掌握足够信息的苏增福跟进得颇有些吃力。

苏增福半开玩笑说:“我就是个老农民,初中文化。如果我读的书多一些,就不可能用4年这么长的时间。”

在工艺技术方面最大的突破是引进机器人抛光,减少了80%的抛光技术工人,每个水龙头的抛光成本从100元降低到3元。这样的高科技水龙头生产线年的无产出研发,苏增福有时也会紧锁双眉,看着眼前只能算得上三流产品的水龙头,想卖又不敢卖。

幸好有当年出让苏泊尔控股权的68亿元现金做底气,幸好这4年还是熬过来了。

蓄势待发的苏增福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带领营销团队预热市场,现在的苏泊尔不锈钢水龙头正处于市场造势期,他每年要飞临沈阳水龙头基地近20次。

但也承认,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苏泊尔砸了那么多钱研发不锈钢水龙头,“我现在就像是骑在老虎的背上,下不来了。”

不是所有人都看好苏增福和他的无铅不锈钢水龙头。在人生和企业的每个关键节点,苏增福对质疑声从不陌生。

即使消费者认识到了含铅水龙头的危害,在漫长的用水污染链条中,仅仅靠更换一个水龙头就能得到安全的想法有点一厢情愿。

甚至,不锈钢水龙头很可能是个小众市场,所得盈利难以支撑后续研发,也难以与国外大牌直接叫板。

苏增福的“一意孤行”是否能再次证明自己的超前眼光?在2012年12月15日,苏泊尔卫浴“百亿计划”启动仪式暨全国招商大会上,苏增福与首批签约经销商代表进行现场签约,据说签约总额达1.6亿元。

苏增福难以忘记2009年在苏泊尔卫浴公司成立之初,他曾经邀请过苏泊尔炊具公司的高管加入自己二次创业的队伍,那里面有很多都是与之一起打天下的人。

“他们都非常优秀,在现在的公司薪酬都很高。他们跟我苦了半辈子,所以听到还要从头做起,都不愿意过来。”

此时,苏增福的语气慢了很多,或许在他的脑海里正浮现出一帮兄弟陪着他在昏暗的灯光下商讨如何做好苏泊尔压力锅的种种情形⋯⋯以前,苏增福一拍桌子没人敢说一个“不”字,如今,这一桌子的人都沉默不语。

苏增福恨不得拿着喇叭大声呼吁:“动起来!大家都动起来!”苏邀请卫浴企业到自己的生产线参观学习,同时还把不锈钢水龙头的发展前景讲给所有企业听,可是不管苏增福怎么努力,还是没有一家企业愿意跟着他一起干。

一方面,不是每一家企业都有苏泊尔这样成熟的品牌,另一方面,也不是每一家企业都有苏增福这么雄厚的资金。

更多的企业表示无法承担风险,因为还没有看到不锈钢水龙头的成效,所以很难下决心。

“只要大家按照我的思路来做,一定能尝到更大的甜头。”苏增福有点急,忙碌了半天,他还是一个人。“锅王”与“小龙头”之间的差距,不仅是产业之间的高度,还有曾经一呼百应的他,如今麾下无良将的孤独。

苏泊尔这个品牌正是由苏增福和苏显泽父子一手缔造。苏泊尔产业的不断扩张,父子始终配合默契。可以说,在打造苏泊尔的征程中,老爷子从不孤单。

在选择再创业做什么项目的时候,苏增福和苏显泽产生了严重的分歧:苏显泽认为做实业太辛苦,父亲年龄大了更适合去做投资。

可是苏增福认为自己做了一辈子的实业,兴趣还是在实业上。“个个都去搞投资了,一砖一瓦、衣食住行哪里来?”苏增福双手叉腰,摆出了他的决心。但在儿子看来,父亲选择进军卫浴行业做水龙头,只能称为勇者,而非智者。

年轻人更为资本的力量动心。而苏增福认为工厂、产品这些实体更让他有安全感。这就是两代人的分歧所在。当然客观因素也制约着苏显泽。

不过苏增福在研发不锈钢水龙头的四年时间里,很大部分资金来源于苏泊尔集团的投资项目,儿子的资本运作为父亲的创实业提供了强有力的“供血”。

在集结老将们再打江山的征召路上,在带动玉环卫浴企业进行转型的升级路上,在进军卫浴市场做不锈钢水龙头的创业路上,苏增福奔走的形象总带有孤军奋战的意味。

“现在我不会去判断这条路走对了或是走错了,就像在空中走钢丝,走到一半的时候已经无路可退,因为你前进或者后退的风险是一样的。”

对一位老将来说,他已经拥有过一个时代。曾经的光荣与梦想支撑着他征战于第二个时代,哪怕这个时代更为艰难。

?【TA】进两次监狱,两次名校被拒收,被诬陷杀人,与天“斗”却赢了半颗棋子 【TA】负债48亿,追债人办公室随地大小便,从决定自杀到起死回生的八年 【思】合伙人,合的不是钱,而是人品 【思】人对了企业就对了“我请你来不是让你证明我错了,而是如何快速达成目标!

【悟】25岁成联想接班人,27岁被柳传志送进监狱,草莽英雄终成房地产大佬!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