臻藏天下:中国写实油画作品拍卖天价排行榜

“照相机”与“摄影术”的出现,一度使人们对写实绘画产生了质疑,事实上,摄影并不能取代绘画,来自外部的挑战,会迫使艺术自身更加“艺术化”,这是艺术的自律性决定的,作为绘画形式之一的写实绘画,仍然占有一席之地,同时也不乏优秀的艺术家和作品。

在绘画圈子里,没有人把自己叫做写实画派。这些画家在绘画时,并没有想自己属于哪种画派。比如要画一个长得并不漂亮、但很善良的女人,画家的目的是把她的本质提炼到画布上,只有完全写实、一点不走样地画出来,才能达到画家追求的效果。

绘画技术的高超,也正是写实画派走势强劲的重要原因。当代写实油画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观,易懂易看,写实画家笔下的准确造型、真实色调,高技术含量提升了他们绘画的品质,这正是赢得市场高价位的关键。

画家笔下的新娘虽然低眉浅笑,但她对于幸福生活的向往和少数民族热情奔放的性格特点在画家笔现的淋漓尽致、呼之欲出。

靳尚谊的巧妙经营,将西方油画语言的“形”与中国传统审美趣味的“意”相互融合,不仅展现了生活中真实人物的精神气质,也鲜明地体现了作者的艺术追求——挖掘西方油画魅力,展现中国艺术气质。

以深色背景衬托二位音乐家演奏时的动态和神情,静中有动,相得益彰,古典音乐中那既深沉,又浪漫的唯美色彩弥漫其中。作品构思大气高雅,笔触柔和不失精准,几乎达到完美境界,令观者为之倾倒。

据了解,最早的一幅1980年版的《春蚕》在香港佳士得秋拍被刘益谦以3882.84万元人民币购得,创下当时重庆油画拍卖最高纪录。1983年,罗中立画了另外两幅几乎一模一样的《春蚕》。

一次是3882.84万元,一次是4370万元,罗中立作品的两次纪录都是《春蚕》创造的,先后两次拍卖的两幅《春蚕》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也有不同,一幅《春蚕》,“母亲”的胸口戴着一朵红色的花,这幅《春蚕》里,“母亲”的胸口戴的像是黄桷兰。罗中立的第一幅《春蚕》是1980年创作的,众所周知,罗中立的代表作是中国美术馆藏的《父亲》,在画完《父亲》后不久,罗中立也想创作一幅表现母亲的作品,于是就画了《春蚕》,《春蚕》其实就是《父亲》的姐妹篇,也可以叫做《母亲》。

《踱步》是一件自画像性质的作品,画面的左侧是一把带有厚重历史感的老旧的黑色靠背木椅,画面的右侧其实是艺术家自己低着头沉思的背影,画面的背景则是层层迭迭的历史画卷,其中似乎有战争、甲午风云、八国联军等等我们熟悉或不熟悉的内容……艺术家在作品中将自我置身其中,并置于大量的历史图像前。

《髡残》是靳尚谊尝试水墨与油画结合的重要作品。明末清初四僧之一的髡残画风以浓密为特点,这刚好满足油画的水墨表达,高难度的全身像与真实山水环境融合,油画的真实再现与山水的写意表现相结合。

《静物前的姑娘》是杨飞云年富力壮,新婚燕尔之时期,以青梅竹马的夫人为模特所创作的系列作品中的巅峰之作,也被当之无愧地选作了1988年划时代的“油画术大展”画册的封面。

画面凝聚的感染力已达到结晶的浓度,朴实无华的形象,端庄典雅的气质更印证了先贤所谓的“健康之美方为大美”的美学准则。看杨飞云的作品总会感觉灵魂得到了提升,这是一种画者与观者视域交融的效应。

《黄河船夫》取了一个船舶在大风大浪中即将搁浅的角度,所有船夫不是在船上撑船,而是踏在泥泞中与汹涌的激流搏斗,拼命地将船舶拉向岸边。画面中透着一股奋勇抗争的力量,给人一种极为震撼的视觉效果。

《肖像之像—小罗》完成后不久,罗敏到广州美院进修一年,回到武汉后与冷军结为秦晋之好。“作为一份礼物,我们一起到欧洲游学,冷军沿途讲解各类名画的绘画特色。”回忆起这段启蒙经历,罗敏仍兴奋不已。

画中诠释着青春,他的画笔宛若一只青春的赞歌,歌颂着他们青春的生活。在朝气蓬勃的青春中做着自己的努力,并力图去改变这个世界。于是在“第三代人”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努力,可以看到社会带给他们的机遇与挑战。

《码头的台阶》展示的是晚清重庆码头的历史景观。拥挤的人群,褴褛的衣着,麻木的眼神,无不呈现出那个时代国民的苦难感。与乡土现实主义同步,程丛林在1980年初也创作出一系列彝族风情的作品,但这件作品明确地体现出特定历史时期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意识,体现出几千年来中国文人“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文化传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