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则栋背负的历史之重(二)

在“乒乓外交”后,庄则栋官运亨通平步青云。回国后他担任了国家体委党组副书记,兼中国青年队主教练,1974年初任国家体委副主任,1975年当选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庄则栋原本无心涉足政治,可是政治偏偏选择了他,文革开始后,将体育系统定为“长期脱离党的领导,脱离无产阶级政治,钻进了不少坏人的独立王国”,国家体委被军管。1966年7月开始,各级体委正常工作都被停止,体育系统陷入瘫痪。

1971年“乒乓外交”后,军管会的领导被撤离,周恩来调38军政委王猛出任国家体委主任。国家体委从总参回归国务院领导。1974年初,体委的造反派开始攻击王猛。“告诉我‘王猛是大恶霸、死官僚,是线上的人’”庄则栋在日后介绍记者采访时回忆说。让庄则栋回去跟王猛斗。庄则栋听从了。在接下来的国家体委党组会上,庄则栋将矛头对准了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王猛,并得到众人的附和。1974年12月6日,在的干预下,王猛正式离开了国家体委。直到1977年2月,王猛才重返国家体委。

1974年12月,33岁的庄则栋出任国家体委主任。、王洪文等人告诉他:“你年轻,很多事情不懂,什么时候有问题找我们,都见。”和那个年代被拉拢、提拔的干部一样,庄则栋也着了魔似的惯性地推行“路线”,开始体育革命。庄则栋提出了“批国家体委三代修正主义”的口号,所谓“三代”就是指贺龙、曹诚、王猛,统统都是修正主义,都要批倒批臭。2007年6月29日在王猛在广州逝世,享年88岁。王猛在去世前收到庄则栋的赠书和道歉后一再说:“庄则栋因年轻单纯才犯了错误”。

遵从的指示,庄则栋上任后更换、提拔了很多干部。以可靠为出发点,“大批地换干部,这下得罪很多人了,得罪的人不是一般的多。”庄则栋曾回忆说,“任职期间,再没有什么能留下印象的大事情。我也不打干部,更没整死过人。”

1976年10月,,庄则栋也不再担任国家体委主任一职,随后被关入北京卫戍区审查了4年。庄则栋无法想通,这样的人怎么也会倒台。自己在任国家体委主任期间,分房不要,远在塔城的妹妹要调回来不让,紧跟毛主席身边的人怎么会有问题。审查期间,庄则栋靠看书和练书法打发时间,在里面接受审查的四年里,庄则栋读了几千本书。

庄则栋于1980年8月出狱。10月份,他被调往太原,担任山西省乒乓球队教练。因为不算正式教练,他没有伙食补贴,上世纪80年代,只有70元的工资,每月要给北京的母亲和孩子寄出50元,剩下的20元钱全部用来吃饭。庄则栋先到山西,后来又到北京少年宫任教,1984年,时任国际乒联主席、前世界冠军荻村伊智朗得知了老朋友庄则栋的遭遇,经多方斡旋,他终于调回北京与家人团聚。回京找工作的过程中,庄则栋私下表示不愿回国家体委系统。最终,庄则栋选择在北京市少年宫任教,回到了他三十年前出道的地方,培养青少年选手。

一切政治活动和荣誉都再也和他无关,在之后很长时间,即使有“乒乓外交”的活动,庄则栋都不在被邀请之列。有次基辛格来华访问时问起,得到回答“庄则栋出差了”。1994年,他被评为特级教师。提起在少年宫的十六年,庄则栋最愿意讲的是他有多少学生上清华上北大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