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则栋历史夹缝中的冷暖人生_网易零度角第583期_网易体育

庄则栋,叱咤乒坛的风云人物,扭转乾坤的时代名人,一次偶然的相遇使他成为新中国时代关注的焦点,也正是这次偶遇打开了中美友好的大门。【相关阅读:庄则栋癌症恶化 欲拍卖作品保障日本妻子生活】

庄则栋(左)向科恩赠送绣有黄山风景的杭州织锦,这一历史瞬间现在成为永恒。

庄则栋出生于书香门第之家,姥爷是当时的赫赫有名的远东首富——哈同,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上海的一位犹太裔房地产大亨。据英国驻上海领事馆估计,他留下的遗产达一亿七千万美元。哈同夫妇没有亲生子女,将将养女罗馥贞许配给了庄惕深。

大清皇朝垮台以后,哈同一口气买了几幢王府,并派女婿庄惕深独自去管理房产。若干年后,已年过不惑的庄惕深瞒着岳母和发妻在扬州旧居金屋藏娇,与一位名叫雷仲如的年轻女子又生下一男一女,这位庶出的三公子就是日后叱咤风云的乒坛名将庄则栋。直到抗战胜利以后,庄惕深才把留在上海的几个子女,也迁移到北平,算是一家团聚。

1940年,庄则栋出生于江苏名城——扬州。小时候身体就不好,父亲带他去练习武术,6年的武术练习给庄则栋日后的乒乓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庄则栋说武术中强调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句话对他的一生影响极大。

长大后,庄则栋到学校念书,11岁开始了乒乓球的训练。16岁获北京少年乒乓球赛男单冠军,19岁时进入国家青年队。21岁获得世乒赛冠军,此后获得世界三连冠,全国三连冠,1961年至1965年三次获国家体委办法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1971年4月,庄则栋和他的队友们一同到日本名古屋参加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其中有两辆是专门给中国运动员们乘坐往返于驻地与比赛馆之间的。而其中一日,美国选手科恩却不小心乘错了车,登上了中国运动员的专车上。结果庄则栋友好的送给了科恩一件礼物——杭州织锦,汽车到达体育馆后,敏感的日本记者发现两人站在一起,纷纷用照相机把这个镜头拍摄下来。第二天科恩把一件别有美国乒协纪念章的美国短袖运动衫回赠给庄则栋。第二天各家报纸又图文并茂报道这件事,

几天后,美国乒乓球队的拉福德 哈里森主动登门询问中国能不能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问中国。结果中国代表团马上发了一份电报给国内,最终由拍板同意此事。很快,同年4月10日,美国乒乓球队到达了北京,7月,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访华,1972年2月总统尼克松访华。

4月,中国乒乓球代表团访美,庄则栋出任团长,这是周恩来亲自点的将。这个当时无意却大胆的一个举动,却使得庄则栋从一名出色的运动员,成为“乒乓外交”中一个符号性的人物,从此和政治挂钩,这种身份的变化,几乎是庄则栋荣誉和磨难曲折交替的开始。

在“乒乓外交”后,庄则栋官运亨通平步青云。回国后他担任了国家体委党组副书记,兼中国青年队主教练,1974年初任国家体委副主任,1975年当选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2009年《中国恒好光耀60年—最具影响力的新中国体育人物》盛大颁奖礼上,并没有看到当年的风云人物庄则栋的身影。

庄则栋原本无心涉足政治,可是政治偏偏选择了他,文革开始后,将体育系统定为“长期脱离党的领导,脱离无产阶级政治,钻进了不少坏人的独立王国”,国家体委被军管。1966年7月开始,各级体委正常工作都被停止,体育系统陷入瘫痪。

1971年“乒乓外交”后,军管会的领导被撤离,周恩来调38军政委王猛出任国家体委主任。国家体委从总参回归国务院领导。1974年初,体委的造反派开始攻击王猛。 “告诉我‘王猛是大恶霸、死官僚,是线上的人’”庄则栋在日后介绍记者采访时回忆说。让庄则栋回去跟王猛斗。庄则栋听从了。在接下来的国家体委党组会上,庄则栋将矛头对准了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王猛,并得到众人的附和。1974年12月6日,在的干预下,王猛正式离开了国家体委。直到1977年2月,王猛才重返国家体委。

1974年12月,33岁的庄则栋出任国家体委主任。、王洪文等人告诉他:“你年轻,很多事情不懂,什么时候有问题找我们,都见。”和那个年代被拉拢、提拔的干部一样,庄则栋也着了魔似的惯性地推行“路线”,开始体育革命。庄则栋提出了“批国家体委三代修正主义”的口号,所谓“三代”就是指贺龙、曹诚、王猛,统统都是修正主义,都要批倒批臭。2007年6月29日在王猛在广州逝世,享年88岁。王猛在去世前收到庄则栋的赠书和道歉后一再说:“庄则栋因年轻单纯才犯了错误”。遵从的指示,庄则栋上任后更换、提拔了很多干部。以可靠为出发点,“大批地换干部,这下得罪很多人了,得罪的人不是一般的多。”庄则栋曾回忆说,“任职期间,再没有什么能留下印象的大事情。我也不打干部,更没整死过人。”

1976年10月,,庄则栋也不再担任国家体委主任一职,随后被关入北京卫戍区审查了4年。庄则栋无法想通,这样的人怎么也会倒台。自己在任国家体委主任期间,分房不要,远在塔城的妹妹要调回来不让,紧跟毛主席身边的人怎么会有问题。审查期间,庄则栋靠看书和练书法打发时间,在里面接受审查的四年里,庄则栋读了几千本书。

庄则栋于1980年8月出狱。10月份,他被调往太原,担任山西省乒乓球队教练。因为不算正式教练,他没有伙食补贴,上世纪80年代,只有70元的工资,每月要给北京的母亲和孩子寄出50元,剩下的20元钱全部用来吃饭。庄则栋先到山西,后来又到北京少年宫任教,1984年,时任国际乒联主席、前世界冠军荻村伊智朗得知了老朋友庄则栋的遭遇,经多方斡旋,他终于调回北京与家人团聚。回京找工作的过程中,庄则栋私下表示不愿回体委系统。最终,庄则栋选择在北京市少年宫任教,回到了他30年前出道的地方,培养青少年选手。

一切政治活动和荣誉都再也和他无关,在之后很长时间,即使有“乒乓外交”的活动,庄则栋都不在被邀请之列。有次基辛格来华访问时问起,得到回答“庄则栋出差了”。 1994年,他被评为特级教师。提起在少年宫的十六年,庄则栋最愿意讲的是他有多少学生上清华上北大了。[详细]

在历史的洪流中,作为中国一代传奇乒乓球运动员的庄则栋,不仅在事业上遭受了沉重的打击,而自己的感情生活也未能幸免。

佐佐木敦子与落魄的庄谈恋爱,被国家有关部门驱逐,临走问庄则栋要走一枚庄则栋比赛用的国徽。

鲍蕙荞是庄则栋的第一任妻子,也是一名钢琴演奏家,两人相识于1959年的维也纳世界青年联欢节上,鲍蕙荞回忆:“当时他们单位要求:在庄则栋打世界锦标赛前不准谈恋爱,我们很听话,真的一年不见面。”

经过3年的爱情长跑,1965年,他们结婚了。他们结婚不久,形势很快恶化,鲍蕙荞的爸爸被打成“反动权威”,隔离审查。庄则栋因为反对批斗原国家体委主任荣高棠,也成了批判对象。 庄则栋被批斗的3个多月里,他的教练傅其芳和队友容国团,因为受不了这种羞辱,相继自杀身亡。

1969年,在周恩来总理直接关照下,庄则栋恢复了训练和比赛。后来就有了“乒乓外交”,打开了中美两国人民友好往来的大门。1973年以后,庄则栋开始步入仕途。从这时起,鲍蕙荞和庄则栋之间就有了分歧,感情也逐渐产生了裂痕。鲍蕙荞在回忆录中写道:我生第二个孩子斓斓的时刻,庄则栋已是体委主任。在分娩前,他匆匆地对我说:“我还要去会见外宾,我先走了。”一个下午,迟迟不见他来,后来,他终于出现在产房里。他背着手,不像在看自己的妻子,倒像一个大干部在巡视工作,身后还跟着一位最能标志首长身份的随从。

后来,庄则栋被释放回家,但两人的情感世界已经出现了无可挽回的巨大裂痕。1985年2月2日,经过冷静的协商,鲍蕙荞和庄则栋在北京东城区政府办理了离婚手续。

庄则栋先到山西,后来又到北京少年宫任教,其间有个日本人一直在寻找庄则栋,这就是当年他的女球迷佐佐木敦子。庄则栋与佐佐木敦子的相识是在1971年名古屋,当时庄则栋赴日本比赛,佐佐木敦子会讲中文两人相识、相熟。还有一次,庄则栋带领中国青年乒乓球队访问日本,佐佐木敦子得知后又在第一时间去看他,从此一别就是13年。

整整13年过去了,庄则栋的生活跌宕起伏,而佐佐木敦子那时还是单身一人。一天下午,庄则栋正在带小朋友训练,曾经的球迷佐佐木敦子不期而至。其实,佐佐木敦子出生在中国,从1978年起她常驻中国,在伊藤万公司任职。很快,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然而,就在他们准备登记结婚时,却遇到了麻烦。由于个人政治原因,庄则栋不可以与外籍女子结婚的。佐佐木敦子说:为嫁给庄则栋,愿意放弃日本国籍,成为一名中国公民。佐佐木得不到进一步的签证。庄则栋也拿不到护照,不能出国。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向上级递交申请,要求结婚。佐佐木敦子随后也给中国大使馆和同志寄去了申请信。终于,他们的申请最后得到了的批准,这段姻缘终于修成正果。多年来,乒乓外交的经历和对日裔夫人佐佐木敦子美好的情感成了他最愿意回忆的往事。

6年前,庄则栋被查出患了癌症,至今已作过8次手术。2012年7月,庄则栋病情突然恶化。上海、北京等原来就诊的大医院已不肯接受庄则栋住院治疗。庄则栋全家生活仅靠少年宫退休金,妻子是全职家庭妇女,无任何收入和生活保障。庄则栋清醒时反复提到,希望拍卖自己书法作品,以换取妻子未来的生活保障。[详细]

庄则栋在历史的机遇下仕途亨通,而又在政治的斗争中迷失跌宕,体育,本不应如此沉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