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金融(五)

除了发行军票以外,日军还扶植傀儡政权发行货币,来掠夺占领区的资源。在全面入侵中国后,日军在日占区扶植了不少傀儡政府,先后发行过七种货币。它们分别是:

1931年9月19日,日军占领东三省官银总号大金库,日军还在沈阳城内进行了大肆洗劫,中国银行的4000万两白银被掠劫。在东三省官银号旧址门口的两尊石狮子下,有一块石碑记录了日军对东三省官银号的扼杀过程:

“1931年‘九一八’事变次日,东三省官银号被日军占领,库内存有的66万斤黄金和200万元银元被日军劫走。东三省官银号被迫于1932年停业,共经营26年。 ”

无论如何,这个数字也是过于夸张了。东北张氏父子再能搜刮,也不可能积攒到330000公斤,也就是330吨黄金的程度。小编百般寻找,在沈阳市文史研究馆编写的《沈阳历史大事本末》一书中,找到了相对靠谱的记录:

而当时有关媒体还有16万斤的说法,可以说在口口相传过程中,从16万两到16万斤再到33万公斤,相差很大越传越邪乎。总之,日本人当时在东北抢去了很多钱,这是事实。

其后伪“满洲国” 于1932年3月1日宣布成立,首都长春,清朝末代皇帝溥仪任“执政”,年号为“大同”。1934年3月,改称为“满洲帝国”,改元“康德”。在伪满存续的近十四年中,共发行有改造券、甲号券、乙号券、丙号券、丙改券、丁号券等纸币6套,25种货币,发行总额136亿元。

满洲国圆发行之初和中国的银元一样,都是采用银本位制,每元相当于23.91克的纯银。后来由于20世纪30年代国际银价的不断大幅波动,满洲国圆在1935年脱离了银本位而与日元等值,等于是采用了和日元一样的金本位制。另外当时在东北,满铁附属地和关东州也使用朝鲜银行发行的朝鲜银行券。当年日元的币值是:

日本侵吞东北后,开始策动华北五省实行“自治”,意图再次分裂蚕食华北。作为死心塌地的汉奸,殷汝耕首当其冲,于1935年11月25日,在通县宣布独立并通电全国,发表《自治宣言》,

该伪政权于1936年11月成立了伪冀东银行,总行设于天津,资本定为500万元。次年,伪冀东银行就部分合并到了伪蒙疆银行里,其货币发行只持续了1937年这一年,1938年伪冀东政府和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合并,货币发行划到了伪中国联合准备银行,所以其发行的货币只有一个年份-1937年(民国26年),发行额为830余万元。

1939年,日军强令察南、晋北、蒙古自治政府这三个伪政权合并,成立了驻张家口的蒙疆联合自治政府,首都迁至张家口,改中华民国年号为成吉思汗纪元,和伪满洲国遥相呼应。此政权实行蒙古民族主义,但实际上就是日本人统治中国的傀儡工具。

伪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在1937年的张家口市设立了伪蒙疆银行,吸收了另外一个伪银行冀东银行后,又吞并(明抢)了44家私人钱庄、银号,开始代理伪蒙疆国库、发行钞票。其存在期间大约发行了42亿多元的伪货币,为日本殖民统治服务。后来日本还强迫伪蒙疆银行购买日本国债1亿元,把该地区的硬通货币和黄金洗劫一空。

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日本侵略军侵占了华北,并扶植汉奸王克敏在北平组织成立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为了达到以战养战、以华治华的战略目的,日本侵略军筹备了中国联合准备银行。1938年2月11日,由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北京创办了中国联合准备银行,总行设在北平,并发行了货币。

1938年5月10日,日本侵略军登陆厦门。中国军队第四路军157师英勇抵抗了3天后,厦门还是沦陷了。从此一直到抗战胜利,日本侵略者开始了对厦门长达7年的殖民统治。日本侵略者占领厦门后,于1939年成立伪厦门特别市政府,由日本兴亚院控制,下辖鼓浪屿、金门、浯屿3个特别公署。

1940年,由日本兴亚院授意,伪厦门特别市政府成立厦门劝业银行,设在大汉路(今中山路)365号,并开始发行伪币。当时厦门劝业银行居然先后发行了约109亿元伪币,这一个市涌入上百亿钞票,毫无疑问对经济的破坏是毁灭性的。这直接导致了厦门通货膨胀严重,物价呈上百倍的增长,大量掠夺了人民的财富。

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为日本于抗日战争期间扶持成立的傀儡政权,是汪伪政权的前身,由梁鸿志等人于1938年3月28日成立于南京。

1939年5月维新政府开办华兴商业银行,该行名义上是商业银行,实际上享有发行货币及代理伪维新政府“国库”与“公债”事务等特权,发行”华兴商业银行券“,作为流通货币与法币等价流通。维新政府规定所有的税都用华兴券交纳,在买卖、债券及债务转移中不得拒绝华兴券,并在上海海关强制使用华兴券,攻击国民政府和国外商人的出口垄断,处罚拒绝使用华兴券者。

当时各种伪货币之中,最有名的是“中储券”。所谓的中储券,是抗日战争时期汪精卫政权(汪伪政权)中央储备银行发行的纸币。“中央储备银行兑换券”的简称。亦称“储银券”、“储备券”。1941年1月6日中央储备银行在南京成立,同日发行储备券,与南京国民政府发行的法币同时行用。

中储劵发行不久以后,就开始逐步以不同比价收兑法币。当时规定的兑换比率,是1:2,也就是一元中储劵,兑换两元法币。到1942年5月31日,政府下令禁止法币流通。有个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汪伪拿着自己印刷的中储劵兑换法币以后,又拿着这些兑付回来不能流通的法币,去到国统区购买了大量物资,不断从国统区吸血。

至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止,中储劵发行总额达43 408亿元。主要流通于华中、华东、华南等汪伪统治地区。1945年11月1日起,南京国民政府按1∶200的比价以法币收兑中储券。实际上,这是一种疯狂抢夺沦陷区人民的行为。不少沦陷区家庭因此破产。

国统区的法币不断增发,加上日军在沦陷区大量使用军票和滥发伪币,直接导致了当时所有货币都大幅度贬值。在当时的记载中,沦陷区历年金美钞对纸币的比数列表如下:(按:这里所谓一元,起初是指老法币,后来是敌伪时期储备票,再后来是金元券银元券等。)

一九三八年五月,美金一元,等于四千一百五十八元。(按:这是初见的纪录。货币对外贬值1260倍)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美金一元,等于六千一百六十元。(按:这是七个月加了半倍。)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美金一元,等于一万三千二百七十五元。(按:币值大崩溃了。)

一九四○年八月,美金一元,等于一万七千七百二十五元。(按:币值还是涨。)

一九四○年九月,美金一元,等于十八元七角八分。(按:币制已改,换成了中储劵。)

一九四四年八月,美金一元,等于七百八十六元。(按:说明中储劵币值大泻35倍。)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美金一元,等于十二万一千余元。(按:抗战胜利法币回来了,币值狂跌154倍,泻得不像样子。)

一九四六年一月,美金一元,等于一千五百四十九元。(按:表示币制名目又改。)

一九四六年十二月,美金一元,等于六千七百六十五元。(按:表示币值又大泻。)

一九四七年十二月,美金一元,等于十四万九千余元。(按:表示金圆券又是大跌。)

一九四八年八月,美金一元,等于一千一百○八万元。(按:这表示币制在战事终了时数字。)

一种就是最不值钱的油炸桧(即油条),每一条要卖到二千元,后来涨到五千元,再后来涨到一万元。还有一样东西,就是买一盒火柴,要一万元,什么纸币我已记不清楚,我却算了一算,究竟一根火柴要值到多少钱,拿凤凰牌(最有名的一种)来说,我叫学生细细点一下,一盒火柴大致七十根,用一万元计算,就是一根要值到一百三十三元。大家看到了这一段,可能认为是神话,但是事实确是事实,是无可否认的。

总之,当时无论是在国统区还是沦陷区,普通老百姓拿到钱的唯一办法,就是赶紧把它买成东西。

不然过了几天,手里的纸币那就会跌的不成样子了。家家户户都是“屯屯族”,时时刻刻担心财产变成废纸,就是当年平民百姓的真实生活。

Leave a Comment